您的位置: 遵义资讯网 > 娱乐

灵域大帝 第二十四章 兄弟

发布时间:2019-09-25 19:43:01

灵域大帝 第二十四章 兄弟

古老的祭坛边上,传出阵阵兵器的碰撞声,迸发出几道明亮的火光,将周围的一切照亮。

猛然间,苍穹之上,一道金色的巨猿虚影幻化而出,手中硕大的金棍破天而下,伴随着一阵轰鸣声,地面被深深砸开一道裂缝。

而裂缝之中,一道人影持着一柄骨枪缓缓走了出来。

“没有用吗!”武空紧缩着眉头,身体已是有几分虚脱。

“杀!”尸灵依旧是冷冷的説道,那张苍白的脸庞之上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情感。

下一刻,只见尸灵一步迈出,顿时间死气弥漫,周围的空气流动竟也是出现了短暂的呆滞。尸灵手中长枪向后一甩,只是弹指之间,三百六十度旋转,一枪便是砸到了武空的金棍之上。

“噗!”一口鲜血喷出,武空手中金棍被震的脱手,整个人也是倒飞而出,如同流星般砸落在地。

“武空!”

“猴子!”莫萧与江龙互相搀扶着,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呼呼…”在二人的搀扶之下,武空也是大口喘息着缓缓站起,而双手也是因为刚刚与尸灵的战斗所伤,血迹之下,白骨狰狞而现。

还没等三人反应过来,尸灵便是再度出手,单手持枪,简单而直接的一挥,便是有着一股气流冲向了三人。气流所过之处,土崩瓦解,留下一道千丈深的深渊裂缝。

“妈的!老子和你拼了!”见到武空的伤势之后,江龙便是颤抖着想要提起身边的巨斧,但是,一番努力过后,才是知晓,根本是无稽之谈。如今自己的伤势比起武空,也只是半斤八两,不分秋毫。

“啊!”莫萧仰天大喝一声,双眸通红,一道血气屏障恍然出现,将三人笼罩其中。

气流撞上血气屏障,“砰!”的一声发出,那道将地面撕裂的气流竟是在瞬间荡然无存。

见状,尸灵似乎迟疑了半分,下一刻,身形一闪,骨枪向前一戳,浓郁的死煞之气便从枪头形成一道无形的气流洞穿而出。周围的空间竟在此时破碎开来。

“我…”受到血气的影响,江龙与武空二人,想要説些什么却是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迎着那将空间都破碎了骨枪,血气逐渐消散,一只手缓缓探出。

“轰!”顷刻之间,尘土飞扬,犹如雾霾一般,笼罩天地。

许久,尘土消散,两道身影相对而立。“咔嚓!”清脆的声音响起,尸灵手中的骨枪竟是被莫萧一只手生生捏爆,化为骨粉。

莫萧双眸通红的死死盯着尸灵,大手轻挥,无形之中,一道血色光波如飞碟般大xiǎo直冲尸灵。

见状,一直没有情感的尸灵竟是邹了邹眉头,极速后退百步之远,双手张开,猛地一合,无数的骷髅从泥土之中缓慢爬出,显得格外可怖。骷髅刚一出现便是径直冲向了那血色光波,但令人诧异的是。骷髅大军并没有阻挡血色光波的脚步,反而成为了那血色光波的养料,使得血色光波越发的巨大了起来。

“是你!”尸灵双眸突然闪出一缕白光,那张苍白的脸庞竟在此时出现了缕缕生机。

尸灵显出生机的同时,右手一挥,一柄血色骨枪凭空而现,再次一挥,那迎面而来的血色光波竟是化为了血雾消散。

“没想到!”尸灵的话还没有説完,莫萧已是动身,血色长剑虚幻而现,两步一踏,一人一剑,如同流星般闪过。

尸灵单手握枪,自下而上,瞬间挑起,迎上了莫萧的剑。

就在二人的兵器相撞的一瞬间,整片地玄域摇晃了起来,而天玄域中,一口古老的大钟,缓缓颤动。钟声悠悠,风云变色。

“怎么回事!”屁股还没坐稳的古腾云竟是又跳了起来,大手一挥便要破碎空间而行,但令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通往厄运森林的空间竟是被一道血气屏障所笼罩,以古腾云的实力,竟也是无法撕裂那道血气屏障。

“糟了!”此刻,古腾云的眉头已是邹成了一个川字。

“你还没有觉醒!不是我的对手!”尸灵血色长枪一甩,便是将莫萧震退。

震退之后,莫萧依旧是死死的盯着尸灵,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感外漏。

“他们是我的兄弟!”莫萧冷冷的説道,便是转身走向了武空与江龙。

闻之,尸灵也是微微一笑,随即轻摇了摇头,“现在的你!我真的很期待你觉醒的时候!”説罢,尸灵双眸顿时消失了光芒,脸上又是变回苍白,没有丝毫生机。而下一刻,尸灵脚下出现一道漩涡,将尸灵缓缓吞噬。

走到了二人身边的莫萧

灵域大帝  第二十四章 兄弟

,那血红的双眸之中竟是闪过一丝心安,缓缓的黯淡下来,最终莫萧整个人也是一头栽在了二人的中间。

祭坛之上,三人紧紧相挨。一道声音在虚无之中缓缓响起。

“戮尽苍生不落泪,兄弟面前两行泪。

祭坛周围,那鸮啼鬼啸般的阴风已是荡然无存,许久过后,一缕清风拂过,落叶缓缓飘零,一缕阳光穿过那茂密的森林照射到了三人身上。

“奶奶个罗圈儿腿!”漆黑的森林在阳光的照射下竟是变成了午后的xiǎo树林,清幽而又迷人。

“我靠!你他妈鸡转的啊!鬼叫个毛线!”莫萧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伸胳膊。

“不是!有人摸我”説着,江龙用异常*荡的眼神看着莫萧,“你xiǎo子,不会是”

顿时,莫萧满头黑线,“滚!“説着一双眼睛瞪得老大,那摸样,简直就要活吞了江龙一般。

“哼!不是你就是猴子!”

“你才是猴子!你全家都是猴子!”武空从地上爬起,直接扑向了江龙。

见状,莫萧嘿嘿一笑,伸出大手也是扑了上去!

“禽兽啊!”伴随着江龙的一声吼叫,三人便是你一拳,我一脚的扭打了起来。而谁都没有意识的,自己身上的伤竟是无故消失。

清幽的森林之中,三道人影你追我打,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三个人,刚刚经历了一场生与死的考验。

南京京科医院如何
南京京科医院收费
南京京科医院地点
南京京科医院位置
南京京科医院贵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