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遵义资讯网 > 游戏

覆云乱煜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再上心头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9:29

覆云乱煜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再上心头

自南征之后,西北官场就连番变动。继徐林、闽行、林寒、魏禁之后,又一位“节度使”级别的西北军高层位置发生变动。原蜀州总督剑阁行营掌印官蓝玉开缺,加大都督府知事、王相府知事,原蜀州总兵官诸葛恭升任蜀州都督,暂行蜀州行营军务,原蜀州布政使唐祁暂行蜀州行营政务。在蓝玉正式交接蜀州行营大权之后,萧煜又发下第二道谕旨,拜蓝玉为征伐后建大都督,加正一品大都督衔,林寒为征伐后建左都督充草原行营掌印官,魏禁为征伐后建右都督充西凉行营掌印官。

如此一来,萧煜手下的行营已经多达六个,分别是蜀州行营、陕州行营、西河行营、河内行营、西凉行营以及新设的草原行营。较之上次的三大行营,湖州的江陵行营已经被撤销,额外多出西河、河内两大行营,不过此两大行营萧煜并不打算常设,待到时局彻底稳定之后,便要将此二行营完全合并到陕州行营之中,在接下来征讨后建的这段时间中,西凉行营和草原行营将会是重中之重,故而萧煜在设立了两位掌印官后,还是调回了最为稳重的蓝玉,不惜加封临时大都督来节制两人。

按照大郑官制,大都督分为镇守大都督和征讨大都督,品秩均为正一品。其中不同之处在于,镇守大都督为常设官职,当年五大都督府的五位大都督就全部属于镇守大都督的范畴,而征讨大都督则属于临时增设的官职,一旦结束战事便自动撤销,类似于给总督加授兵部尚书衔,在以此使主将在获得统兵调兵之权的同时也能在官职上高出他人一线,形成独断之权。当年徐林征伐草原,按规矩来说也应该拜征讨草原大都督,只不过他本身就有镇守中都大都督的官职,便省略了拜受征讨大都督的步骤。

这一次萧煜将蓝玉任命为征伐后建大都督便属于临时增设征讨大都督的范畴,在官职上与徐林平级,但在后建战事结束后便自动卸任,不能如徐林那般常任大都督,林寒的左都督和魏禁的右都督也是同理。

也正因为是临时性增设的原因,萧煜的这道任命并未在变动连连的西北官场引起什么太大震动,在众人看来,王爷此举无非是要彻底整合征伐后建的十七万大军,也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决战做先行准备。

蓝玉有个比方打得很好,他将萧煜比作东家,自己只是伙计帮闲。事实也确实如此,西北就是好大一片家业,不过这份家业是萧煜自己的,草原也是好大一片家业,不过这份家业是林银屏的嫁妆。至于蓝玉、魏禁、徐林、闽行等人,不管如何位高权重,说到底他们也只是萧煜这位东家雇佣的掌柜的,若是东家不用他们了,他们一分一毫也不能带走,除非是劳苦功高,萧煜给他们封公封候,就像东家给掌柜的一分干股红利,两者是何其类似。

照如此说来,征讨后建这样的大事被视作一桩生意买卖,也就不足为奇了。

前往中都的官道上,一队车马正缓缓而行,晚春的日头已经有些灼人,不过因为地处塞外的缘故,风中带着丝丝寒意,倒是将阳光的炽热抵消不少。

刷的一声,马车车窗上层叠如云的木质窗帘被人从里面拉开,露出一张年纪不大的秀美面孔,少女脸上还带着些许未褪去的稚气和娇憨之态,若是笑起来,还带着两个小酒窝,给少女平添几分可爱,她透过车窗向外望去,“蓝哥哥,我们是要去见那位西北王吗?”

“王爷是我的主君和东家,我得回中都面见王爷述职,领了王爷谕旨,然后才能前往后建。毕竟那两位掌印官都不是什么庸人,魏禁还好说,知道慎独二字,可林寒却是个桀骜的,又有王妃给他撑腰,未必会服气我这个书生。”

“林寒?就是那个修罗将军吗?他在蜀州的时候可是杀了好多蛮族,我听爹爹说,他在南中筑了好多京观,真是尸山血海一样。蓝哥哥,林寒长什么样子?是不是青面獠牙,那么说来,王妃也是很吓人吧。”

“这话可不能乱说,林寒长得不吓人,王妃更是风华绝代。你要记着,女人爱记仇,这样的话是万万不能传入王妃耳朵中的。”

少女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将窗帘重新放下。

中都已经遥遥可见,一名甲士骑马从中都方向飞奔而来,一直来到蓝玉马车的旁边次啊骤然勒住缰绳,翻身下马,单膝跪地道:“秉督师,此刻距离中都已不足二十里,曲苍曲都督正在十里外的客至亭相迎。”

“知道了。”蓝玉隔着窗帘淡淡道,“去通禀曲都督一声,就说蓝某马上就到,有劳曲都统相迎。”

那骑将应诺一声,然后翻身上马,拨转马头朝中都方向疾驰而去。

蓝玉双手置于双膝之上,不再说话,开始闭目养神。

这位被萧煜视为左膀右臂的蓝先生,终于重回中都。

――

墨书在前几天就得到消息,王爷要把蓝先生召回中都,为此她在心中还有些许不好为外人道的窃喜,算算日子差不多就是今天了,可她却不知为何忽然感觉心绪不宁,心里空落落的。

她作为王府的女官之首,相当于大管事的地位,可以说位高权重,再加上现在林银屏不怎么管事,萧羽衣手段还稍显稚嫩,倒是给了她不少便利,所以墨书便自作主张地给了自己半天歇息时间

,无心c柳柳成荫的那句老话,府外却是有不少人打起了墨书的主意,其中不乏都统一级的显赫将领,比如说新进在西北军方崛起的石勒,去王府拜见萧煜时见了墨书一面,当时便惊为天人,扬言非墨书不娶,若是墨书点头答应,他必定以正妻待之,若是王爷愿意,墨书仍可在王府供职,毕竟王妃御夫的声名在外,谁都信得过的王妃。甚至就连闽行也曾有过这方面的意愿,闽行中年丧妻后便一直未娶,墨书若是答应,那就是闽府的女主人。

萧煜对于这些都是不置可否,只说看墨书自己的意思,而墨书却都统统婉拒。

相较于这些糙爷们粗汉子,墨书更中意那个温润如玉的蓝先生,无关乎身份地位,也无关乎家世前途,只是一个女子最单纯的喜欢而已。

前些时候蓝玉在王相府供职,经常来王府与萧煜议事,墨书便每日都可以看到这位蓝先生,虽然只是相逢一笑的点头之交,但让墨书有一种打心底里的安稳踏实感觉,似乎只要知晓他在这儿,便心满意足。

不过月有y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别,这种日子没能持续太久,蓝先生被王爷派往湖州任职,墨书虽然舍不得,却也无计可舍,只能是默默等着蓝先生早日归来。

现在好了,蓝先生终于要回来了。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挂号费多少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治疗费用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要挂号费吗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有医保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有网上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