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遵义资讯网 > 游戏

最狂凶神 第九章 震惊的柳嫣

发布时间:2019-09-25 14:44:11

最狂凶神 第九章 震惊的柳嫣

“你……”

柳嫣嘴巴微张,惊诧无比,根本没有想到姜战居然会去而复返。

要知道,在身后追过来的那些该死的家伙,修为最差的都有凝气期五重天啊!哪个实力不比他强上几倍?

他明明可以走掉,为何还要掉头回来,难道,他真的不怕死吗?

救我?

先前自己可是对他狠狠下过重手的,虽然并没有杀心,但确确实实让这家伙吃了不少的苦头,可以说他现在这糟糕的状态,都是拜自己所赐。

在这种时候,他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而他却要救我?

这个家伙……明明修为弱得不行,行事怎么会偏偏如此令人难以捉摸啊。

望着同样受了重伤,微微佝偻着身躯的姜战,柳嫣心念百转,完全猜不透姜战的想法,而她眼里的惊诧也渐渐变淡,再望向姜战时,却多出了几分不可描述的意味。

罢了,不管到底有何居心,但是这家伙确实是冒着生命危险要回来救自己。

目光闪动,柳嫣原本冷漠高傲的脸庞渐渐柔和了许多。

“对不起。”

柳嫣嘴唇微动,声音虽然不大,但很清晰传入了姜战的耳朵,这是一句对她来讲很多年都未曾出口的言语。

“嗯?”

姜战一怔,古怪地看了柳嫣一眼,这还是那个一直喊打喊杀的冰山美人吗?

从醒过来不由分说对自己要打要杀,到拎着自己一路躲避追杀,这个女人的态度都是强硬而冷漠,但此刻她竟然会对自己道歉?

不过在这个时刻,他可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探究这种变化上面,按照之前的速度来预计,屁股后面跟着的那些武者最多一刻钟就可以追到这里,此时一分一秒对他来讲都无比重要。

眉头微皱,略微思索了一下,姜战低下头,伸手扯住衣衫上那些碎裂的破洞,顺着撕裂的缝隙用力拉扯,慢慢的,他身上那件沾满血渍的衣衫被撕了下来,露出古铜色的胸膛。

虽然看上去身材瘦削,但脱下衣服的姜战实际上却是很精壮,每一块肌肉都很紧实,像是最为敏捷的猎豹一般,充满了速度和力量。

快步走到一片灌木林间,姜战把手上那件破烂的衣衫挂在低矮而尖锐的树枝上面,甚至还抹了一些鲜血上去,细心伪装,看上去就像是偶然被那尖锐的树枝撕扯下来的一般。

“跟我走。”

做完这一切,姜战深深看了柳嫣一眼,没有更多言语,他用方才找回来的粗大藤蔓在柳嫣的腰际围了一圈,然后另一端围在了自己的腰上。

对于姜战所做的一切,柳嫣并没有要反抗的意思,她已经猜到了姜战接下来要做什么。

“上来,快!”

然后姜战蹲坐了下来。示意柳嫣趴到自己背上。

柳嫣没有扭捏

最狂凶神  第九章 震惊的柳嫣

,直接趴到了姜战的背上,在这个时候,任何耽误时间的举动都可能给两人带来灭顶之灾。

但她太虚弱了,体内的真元半分都调动不了,再加上旧伤复发,即便是这么简单的动作,她也无力完成,在靠近姜战肩膀的瞬间,不由自主就重重落了下去,整个人砸在了姜战背脊之上。

姜战吃重,整个身体都是一抖,脚底发软,他本就是伤重之躯,受此一击,浑身肌肉都开始颤抖酸痛起来,嘴角更是有点点鲜血渗了出来。

不着痕迹地将嘴角的血渍擦掉,姜战脸色未变,用另外一根藤蔓,将柳嫣彻底固定在了自己背上,然后脚下发力慢慢站了起来。

刚刚站起来的时候,姜战只觉得脑袋一晕,脚下不由踉跄,差点站都站不稳,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

“你没事吧?”

耳旁传来一道同样虚弱至极的声音,难得的,里面竟然有丝丝关心的意味。

只觉得一股糯软的芬芳在脸颊和耳下萦绕,但姜战并没有搭话,只是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调整好自己身体的平衡,然后便朝着密林深处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希望可以为自己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吧。

回头看了挂在灌木上的破碎衣衫一眼,姜战紧了紧手中的藤蔓,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茂密的古木之间。

……

在密林中穿梭了不知道多久时间,姜战越走,越觉得头昏眼花,他负重前行,每迈一步都极为艰难,前行速度非常缓慢。

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此时此刻,支持他走下去的不过是坚强的意志而已。

不过,这种油尽灯枯的竭力感,他太熟悉了,前世他迷恋于各种极限运动,几次三番差点丧命,这种身体极限的感觉,对别人来讲可能是噩梦一般避之不及。

但对于他来讲,反而是一种精神上的兴奋剂,他一直所追求的,就是这种突破极限的感觉。

每当身体到达极限,快要被压倒的时候,心底深处便会产生疯狂的兴奋感,成为支撑姜战继续前行的动力,而他也在享受这一个过程,如同自虐的疯子一般。

在姜战背上的柳嫣早已震惊无比,与姜战紧紧绑在一起的她,非常清楚姜战的身体状态,在她看来,在这种状态下别说是带着自己了,就算是姜战独自一人能逃出这么远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而如今,这家伙竟然真的带着自己逃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

这家伙真的是凝气期二重天的底层小武者吗?

看着姜战那略显青涩的清秀脸庞,柳嫣陷入到深深的怀疑当中,她从未见过意志如此坚强的人,别说是凝气期的武者了,就算是她所认识的先天期那些所谓的天才人物当中,这种坚韧的意志也未曾见过。

这个家伙,太可怕了……就算是此时他修为如此之弱,但光凭着这股意志,他日后也必定不会是无名之辈。

这一次,柳嫣真正正视起身旁的这个男人,在他身上,她看到了与众不同的地方。

又前行了少许路途,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咱们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

柳嫣歪头,看了看天色,轻轻说道。

在林中穿行了这么久,两人的身体状态都已经到了极限,再不找个地方好好疗伤,恐怕两人都难逃厄运。

姜战艰难地点头,此刻他连开口讲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附近找了个比较隐蔽的树洞,姜战缓缓解开藤蔓,将柳嫣放了下来,决定在此好好休息一番。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在什么位置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地理位置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的地理位置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的具体位置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能刷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