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遵义资讯网 > 科技

送葬诗歌 第八十章 交涉失败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0:30

送葬诗歌 第八十章 交涉失败

收集到的只言片语中,隐约可以看到一部分现状。

近段时间以来,在老城区的街道中,现在正在和斯洛特小团体们纠结不清的很有可能正是那些用蓝色的眼睛作为标致的法术士团体。这样看来,他们洗劫同样是斯洛特人势力范围的仓库街法术用品仓库,看来也不只是盯上了仓库中的物品,而是在和斯洛特人的战斗中谋求着更进一步的利益。

但是他们“谋求”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呢?

蕾贝卡提供的大部分消息基本没有什么价值,也许只是一些混混口风不紧透露出来的。其实以这些混混的组织程度来看,最大的可能是大部分混混根本没有考虑过要保守关于这些来袭者的情报。

就算那些还不清楚身份的团体是他们的敌人,这些一直被他们欺压的居民也算不上是他们的朋友。柯特感觉他们甚至是有意无意间想要借助这些危险的新来团体的粗暴,借以鼓动居民们的不安。

和那些为了抢地盘就可以做出爆破竞争对手据diǎn这种事的暴力团体比起来,小混混们再怎么胡作非为也勉强能算是比较温和的了。只能从两个团体中选择一个的话,大部分人都会选择斯洛特人留下。

这样看来,那些被斯洛特人叫做混蛋的“蓝色眼睛”的行为就很奇怪了。

从他们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开始,这个团体就几乎一直在以袭击斯洛特人的据diǎn作为主要行动方式。先他们不宣而战的袭击了一个斯洛特人的据diǎn,并且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进行了第二次攻击,爆破了一处斯洛特人的会议场所——也是这一次,留下了表面自己身份的东西。

但是这样的行为就真的能在斯洛特人手中抢到街道的控制权么?

不太可能。

通过直接的暴力手段驱逐斯洛特人或者説使用一些计策瓦解他们的组织,然后将这个街区纳入自身的统治之下。可是现在他们的行动过于简单粗暴了,在他们成功之前就已经将卡特里斯的管理者们的视线引来了。

最根本的一个问题——虽然还不能确定他们的组织情况,但是可以知道“蓝色眼睛”是一个拥有不少法术士资源的集团,有什么必要和几乎处于斯洛特人的社会结构底层的小混混们抢地盘呢?

这个城市及周边地区有至少有几万,乃至十余万斯洛特人口,那个“蓝色眼睛”却只是一个才露出水面不会过的一年的新生势力。就算他们拥有一定数量的法术士,但是想要与整个斯洛特人对抗,也并非明智之选。

那么他们究竟在谋求什么呢?

柯特的直觉告诉他,袭击小混混,和他们抢夺地盘也好;攻击仓库街,洗劫法术用品的仓库也好……或者还有更多还不被他知道的行为,“蓝色眼睛”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不是这个组织的根本目的。

现在柯特手中掌握的关于“蓝色眼睛”这个的团体的资料还差的太多,只有这些支离破碎的信息完全不足以解读出那些人的目的所在。如果他想要更加靠近真相,就必须搜集更多的信息。

从蕾贝卡家所在的杂居大楼走出来之后,柯特就开始漫无目的的在旧城区纵横交错的巷道里晃荡着。从差不多正午的时候开始询问蕾贝卡关于斯洛特人的事情,结果就是现在时间diǎn卡在一个不上不下的时候。

本来想挑一间小饭馆尝尝异国的料理,可是过了饭diǎn后就提不起进食的心情。而若是要回到南风酒馆向大姐头报告委托的进行情况,又稍嫌早了diǎn。再説就现在这diǎn收获,回去报告也没什么意义。

实在不知道应该干些什么,百无聊赖的柯特迈着开始在周围的小巷中闲逛。看看这附近的街道结构,同时在脑子里思考着收集到的零散情报。这些情报就像拼图的碎片一样,而他就是在试图将他们组装起来。

走在旧城区的小巷中,很容易就能现在新建的大部分住宅区不太容易注意到的状况——旧城区的风格已经改变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新移民聚集在各自的街区中,依照自己原有的文化改造着这片空间。

几百年间从帝国移民来的帝国人,还有奥萨塔利亚这片土地上原本住民的后裔,这两种人是卡特里斯的主要居民。从上层住宅区到聚集平民的杂乱小巷,到处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正是他们构造出了这个城市的基础。

而除了他们之外,旧城区逐渐多了许多过去很难看见的人群的面孔。这些新移民因为各种原因背井离乡来到自治领,想要迎来新生活。可是大部分都因为穷困潦倒,只能生活在旧城区的杂居大楼或是老旧公寓中。

他们舍弃了过去,来到自治领中寻找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可是在这里欢迎他们的也并非一帆风顺的新生活。他们就算贫穷也依旧不曾放弃,试图通过努力不懈的奋斗让自己获得更好的生活。

这也许只是一种梦想,但是他们的行为却是无疑在影响着卡特里斯。

仅仅是从食物的角度上看,代表华思坦的芝士和鱼酱,布鲁克的腌制品和香辛料就已经从旧城区蔓延向了卡特里斯的各个角落。紧随在后的还有建筑风格和各种具有不同民族风格的装饰品等等。

这些新来的居民就这样在卡特里斯这副画布的角落里留下自己的笔迹,然后慢慢将这些印迹涂向其他更多位置。

就算是斯洛特人也不例外——来自斯洛特的移民们也并非全都只是混迹于地下势力或者暴力团伙中。除了街头巷尾的小混混之外,其实还有不少遵纪守法的普通人为了生计在各种岗位上努力工作。

仅仅是柯特之前经过的商店就看见一个斯洛特裔的年轻人在帮商店老板修理着坏掉的铁艺招牌。而老板和那个年轻人相谈甚欢的模样,也看不出由斯洛特人组成团体对居民的生活造成了许多麻烦。

如果所有人都能够这样和平相处,估计柯特就得下岗了——就算是这样,柯特也希望那几个跟在自己身后的斯洛特人能够学学那个正和商店老板扯着前几天的年轻人,有什么事情直接説不就好了。

难道这些人真的以为自己没现他们那蹩脚的盯梢技术么……柯特不禁腹诽到。

从杂居大楼走到后街的拐角处时,就有几个斯洛特人不远不近的隔着一段距离跟在自己身后。在那之后柯特已经转过了这几个街角,可是他们也没有想要离开的迹象。仅此一diǎn,柯特觉得他们的耐心还是值得夸奖的。

不过再让他们这样跟下去也不是办法,柯特已经打算会管理处了。让这些斯洛特人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惹出事么麻烦。与其让他们惦记着自己,还不如让他们挥一diǎn用处比较好。

一念至此,柯特就加快了脚步,转向附近一条僻静的小道。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背后跟着他的那些人也加快了度,本来就没几个人的巷道中,从身后传来的那几个人的脚步声显得是如此的鲜明。

“斯洛特人的各位你们跟了我这么长一段时间,应该也累了。”当跟在柯特身后的斯洛特人追着他跑进巷子里的时候,等待着他们的是摆出一副友善笑容的柯特,“要不要坐下来喝一杯,聊聊天呢?当然,我可以请客。”

虽然从事佣兵这个经常需要使用武力的职业,柯特倒也不至于用暴力解决一切。对于能够用语言交流的个体,柯特还是不愿意二话不説就直接诉诸暴力的,更何况对方还是同样属于人类种的个体。

只不过对方不一定也持有这样的想法就是了——比如现在就是这样。

尽管柯特已经表示出了自己的好意,不过对面的斯洛特人全都是一脸警惕的看着他。带领这些斯洛特人的是之前碰见的那个胖子,他手上拿着一把短刀,跟在他后面的几个人也都拿着各式的武器。

佣兵作为武装单位是允许持有武器的,但是因为今天主要是在市内巡回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柯特也没有把武器带在身上。现在的他手无寸铁,只穿了一件宽松的常服,就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你们都冷静一diǎn,我没有和你们为敌的打算。”看着已经拿着武器逐渐靠近的几个斯洛特人,柯特再一次试图和他们交流,“这并不是必须使用暴力才能够解决的问题不是么?所以説还是……”

但是很快他就注意到自己的努力是徒劳的,这些混混的目光不太对劲。沉浸于暴力中的人眼神尽管嗜血,但是却不会像他们这样过于呆滞。这几个小混混的行径看起来受到了某种不自然的影响。

“你这混蛋少啰啰嗦嗦!”

站的靠前的一个瘦子挥舞着手中的匕朝他扑过来,那危险的挥刀模样让柯特担心刀子在扎到自己前划到他身上。

“大6那边反对帝国的示威者都开始説説非暴力不合作了……可是我怎么觉得现在的情况是我不用暴力你们就不和我合作呢?”

柯特苦笑着,一脚踹开扑过来的小混混。

成都恒博医院挂号费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路线查询
成都恒博医院网上挂号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医保能报销吗
成都恒博医院挂号费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